科技獵手金沙江:實戰派“圍獵”LED 

北京新浪網 (2012-09-17 06:29)

  很多人都問過丁健一個問題:當初亞信CEO做得好好的,干嘛還折騰去做投資人?丁健的答案從沒變過,“我最不喜歡的工作是當CEO。”他對南都記者說,做投資人才是自己的一個夢。

  2004年,丁健交出亞信權杖,與有創業經驗的幾位“實戰派”搭檔創辦金沙江,成為為數不多的專注投資早期高新技術初創企業的創投。

  鑑于團隊成員的自身背景,金沙江把投資領域鎖定在了互聯網無線互聯網、新能源和半導體等領域。得益於曾是創業者的經驗,丁健和團隊管理著的10億美元基金,在關注領域捕獲了近5 0條“大魚”,包括去哪兒、夢芭莎、晶能光電、蘭亭集勢等各細分行業的領頭羊,以及為其帶來超過4倍回報的上市公司網秦等。同時,金沙江也發力led全產業鏈:繼晶能光電之後,還投資了易美芯光、上舜照明、晶和照明等其他7家公司。LE D的如此大手筆,在其他VC、PE中鮮見,金沙江也因此被稱為LED最篤定的投資者。(來源:南方都市報 南都網 大閘蟹來襲全城殺價)

  不喜歡當CEO的投資人

  如果在網上稍加搜索,妳不難發現丁健曾經最為人熟知的頭銜,亞信科技(中國)公司董事長兼創始人。1995年,他和搭檔田溯宁創辦亞信,後成為登陸美國納斯達克的第一家中國高科技公司。丁健,也因此被公認為“海歸”創業的典範。

  亞信時期,關於丁健在坊間有一個流傳很廣的比喻:車子在大路上前進,突然遇到一個大坑,丁健的第一判斷是停車、調頭,想辦法繞過去,而非搖旗喊沖───他的個性更偏沉穩,重視風險管控、邏輯分析。

  因此,丁健也懂得為自己叫“停”。2004年,他交出亞信CEO權杖,與伍伸俊、林仁俊、潘曉峰一起創辦了金沙江創投。四位創始人中,丁健無疑是光環最受矚目的人。

  “說實話,我最不喜歡的工作是當C E O,雖然做管理也需要創新,但終究有50%至60%的工作是重復性的管理工作。”丁健這樣向南都記者解釋他當初從 C E O轉型投資人的原因,他希望人生之中重復性的工作最好不多於10%,要找到這樣的工作不容易,技術是一類,投資是一類。顯然,他選擇了後者。理性的他還頗為感性地說“做投資人,是自己的一個夢。”

  撇開性格因素,其實丁健轉型投資人早有行動上的“伏筆”。

  他坦言,早在1997年還執掌亞信的時候,他差一點就與別人合伙做基金了,甚至簽了協議,律師也找好了。亞信期間,他用自己的錢投資了一些項目,還為公司做投資併購練習“拳腳”。

  “那時投資是圍繞亞信的業務,主要為戰略性併購投資,很少涉及天使或早期。”丁健說,現在回看當初的手筆,還比較成功。比如,亞信轉型靠的是在移動計費業務上的併購投資實現的,目前亞信98%的收入都是移動計費等當初併購投資所帶來的收獲。

  實戰派“擁立”創業者

  金沙江創投的名字源於長江的上游金沙江,一說出來就讓別人明白機構定位是做早期。另外,顧名思義,做投資可不就是沙里淘金么。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丁健等四人創始團隊成員,都創辦運營過早期公司,明白早期公司的需求。比如,林仁俊曾在美國參與創辦了三家互聯網軟件公司,潘曉峰是亞洲無線科技的創始人之一。有人調侃說創過業,是進入金沙江做投資人的檻之一。

  對於金沙江的成立,業界有個極高評價,稱其是“標誌性事件”。原因很簡單。金沙江之前,中國的美元V C是清一色的金融背景海歸,他們熟悉的是財務報表、數據模型,金沙江的團隊,卻是創業成功的“實戰派”,深諳公司成長之道。

  成立至今,金沙江投資了約50家公司,“90%以上都是A輪進入的。”丁健對南都記者說,金沙江投B、C輪的不多,即便是進入B、C輪,一般也是在早期進入後再跟投的。

  丁健的說法有事實支撐。金沙江創投合伙人朱嘯虎向南都記者介紹說,2006年6月,金沙江等投資了去哪兒200萬美元,當時去哪兒的團隊才不過20幾個人。2010年金沙江聯手同行為拉手網注資500萬美元時,拉手網一個星期的營業成績才七八萬元。(來源:南方都市報 南都網大閘蟹來襲全城殺價)

  具體投資額度上,金沙江主要根據不同的企業來看。比如半導體企業,因為起步就比較大,投資額稍微多一些,從500萬到2000萬美金都有。互聯網企業A輪投資一般300萬到500萬美金的多。而投資額從占有的股權比例來看,一般占有企業20%-30%的股權比例。

  雖然做早期意味著更高的風險,但在丁健看來,金沙江實戰派的團隊無疑是規避風險的最好籌碼。他喜歡用一個比喻來形容投資方與創業者的關係,創業者一定是k in g,而金沙江則是kingm aker(擁立國王者)。

  “國內團隊很多是第一次創業,很多時候並不清楚公司在發展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問題以及最需要哪些東西,這恰好是金沙江的強項,有過來人的經驗。”他認為,難者不會,會者不難。

  一個教創業者厘清股權關係的例子,讓丁健印象深刻。

  丁健曾投資過一家公司。投資前,創始人與合作伙伴關於股權合同寫得很模糊,因為覺得沒必要分得太清。金沙江給的建議是,股權關係不寫清楚就相當於埋下一顆定時炸彈,必須理清。果然,在寫清合同的過程之後,合作伙伴之間由於對以前合作條件理解不同開始產生矛盾,最後衹好終止合作。“我們見過很多類似事例,前期不搞清楚,萬一在後期談崩了怎么辦?對創業者、投資人的傷害更大。”


詳全文 科技獵手金沙江:實戰派“圍獵”LED-科技新聞-新浪新聞中心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20917/7862989.html

 

amy525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