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魯曼專欄/歐元害了希臘 德國也該反省

【經濟日報編譯陳世欽】2012.06.19 03:32 am

希臘面臨危機以來,我們聽到許多有關希臘的負面評論。有些說法符合事實,有些指責則空穴來風,不過它們全未切中要點。是,希臘的經濟、政治與社會已出現若干嚴重的缺陷,然而這些缺陷並非造成希臘分崩離析並可能蔓延全歐洲的肇因。

災難的根源位於更北的布魯塞爾、法蘭克福與柏林。這些地方的官員共同擘畫並推出一種瑕疵可能嚴重到足以致命的貨幣體系,接著又以說教代替冷靜分析,導致問題更複雜且嚴重。如果要說危機有任何解方,它必須來自這些地方。

關於希臘的各種缺陷。的確,希臘貪腐、逃漏稅的問題非常嚴重,希臘政府且有卯糧寅吃的習慣。此外,以歐洲的標準來說,希臘的勞工生產力偏低,約僅歐盟國家平均值的75%。不過必須強調的是,如以美國全國的標準,密西西比州的勞工生產力同樣偏低,幅度約與希臘相當。

另一方面,各界有關希臘的許多說明並非事實。希臘人絕不懶散。正好相反,他們的工時幾乎比任何歐洲國家的勞工都長,比德國勞工尤其多更多。希臘也絕不是毫無節制的福利國家;其社福開支占GDP的比率遠低於迄未受歐洲債務危機波及的瑞典、德國等國家。

那麼,希臘為什麼淪落至此?這必須怪罪歐元。

15年前的希臘不是天堂,但也絕未危機罩頂。失業率雖然很高,但未到不可收拾的程度。此外,當時的希臘在國際市場上站得住腳,來自出口、觀光、航運及其他方面的收入多少足以支應進口。

接著,希臘加入歐元區。可怕的事隨即出現:人們開始認為,希臘是安全的投資地點。外資湧入希臘,其中相當的部分用於支應希臘的政府赤字;經濟欣欣向榮;通膨上揚;希臘的競爭力每況愈下。確切而言,希臘人浪擲許多外資,但捲入歐元泡沫的所有國家莫不如此。

泡沫很快破滅。至此,整個歐元體系的基本瑕疵已經非常明顯。

問自己:為什麼美元區(美國)尚可安然運作,未出現波及許多歐洲國家的區域危機?答案是,美國有基礎雄厚的聯邦政府,其具體措施可自動為陷於困境的各州提供紓困。

舉例來說,如果歷經巨大的房市泡沫後,佛羅里達州現在必須以突然銳減的歲入支應社會安全與聯邦醫療保險,後果會是如何。幸運的是,華府會收拾善後。這意味佛州可以獲得任何歐洲國家無法想像的可觀紓困。

或者參考更早的1980年代儲貸危機。大致上,那是德州發生的問題。納稅人最後花龐大的金額收拾這個爛攤子,然而這些納稅人遍布美國各州。同樣的,德州自動獲得歐洲國家無法想像的大規模紓困。

換言之,雖然希臘難辭其咎,但今日的災難主要是歐洲較富裕國家的官員心態傲慢所致。這些官員主觀認為,歐元可以在沒有單一政府的情況下運作。

更糟的是,這批官員堅稱,歐元出問題肇因於南歐國家人民不負責的行為,而現在如果這些人民願意受更多苦,問題自可迎刃而解。這種見解導致問題更加難以收拾。

這帶我們回到17日這場沒有解決任何問題的希臘大選。執政聯盟可能勉強繼續執政,但無論如何希臘人無法獨力解決這場危機。

挽救歐元的唯一可行之道可能是,德國與歐洲央行必須明白,它們才必須改變行為;除了擴大開支,還必須接受更高的通膨。如其不然,希臘最後必將因為他人的傲慢而在歷史中沉淪。

 http://udn.com/NEWS/WORLD/WOR1/7168696.shtml

amy525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