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頭殼newtalk 2011.11.29 孔德廉/綜合報導

受到1.2兆美元減赤方案談判破裂的影響,三大信評組織之一的惠譽在當地時間28日晚間將美國評級展望調至負面,惠譽同時提出警告,假如美國國會無法達成有效的減赤,將不排除調降美國的主權信用評級。

三大信評機構之一的惠譽,在當地時間28日晚間發表聲明,宣布維持美國的「AAA」長期主權信用評級,但將其前景的評級展望從「穩定」下調為「負面」,主要原因在於美國國會的超級委員會未能就1.2兆美元的減赤方案達成共識。

繼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 Corp.)今年8月將美國主權評級從「AAA」降至「AA+」後,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在同時間也將美國的評級展望調至「負面」,惠譽並在28日跟進,這使得美國痛失三大信評公司中,最後一個「穩定」的評級展望。而此次的展望的調降,也顯示惠譽對美國政府解決財政問題的信心正在下降,更可能導致美國「AAA」主權信用評級遭到降級的後果。

歷經數個月的努力,由民主、共和兩黨議員所組成的超級委員會(Super Committee)在21日宣布1.2兆美元減赤方案的談判失敗後,使得聯邦政府將從2013年起,自動開啟相同金額的削減開支機制,其中國內與國防將分別大砍6000億美元,這也對掙扎中的美國經濟造成了立即性的威脅。

對此,投資大師羅傑斯(Jim Rogers)在接受印度媒體專訪時指出,美國政府早已破產,其債信評等早該在10到15年前就被調降。同時,惠譽也發出警告表示,如果美國不能盡快達成減赤方案,將不排除調降美國主權信評。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

 

 

美國減赤緣何困難重重?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財匯資訊) 2011-11-24 09:04:02

經濟復甦依舊乏力,兩黨減赤方案意見不一以及奧巴馬新提出的就業法案,這些都是阻礙美國減赤的主要因素。

11月21日,美國國會下屬“超級委員會”宣布,該委員會未能就削減美國聯邦赤字問題達成協議。隨后,美國總統奧巴馬表示,如果國會無法達成削減政府赤字的新方案,他將對修改自動削減赤字方案的做法行使否決權。但他同時又表示,避免啟動自動削減赤字方案的唯一途徑是國會重新努力達成一項“平衡的計劃”。人們不禁要問,緣何美國減赤如此困難重重?

美國經濟復甦依舊乏力

消減赤字最根本的措施是依靠經濟增長。然而,目前美國經濟增長放緩令美國削減赤字變得愈發困難。10月19日美聯儲公布的褐皮書報告顯示,美國經濟復甦步伐仍然緩慢,大部分地區的經濟活動在9月僅略有升溫,美國民眾支出增加,但就業市場缺少改善跡象。而且,多數轄區表示經濟復甦的步伐僅僅是溫和或者輕微,企業前景更加不確定。就業市場依舊疲弱,據美國勞工部最近發布的10月份非農就業報告顯示,盡管10月份美國非農就業人數增加8萬人,但增幅創4個月以來的最低水平。此外,疲弱的房地產市場也成為美國經濟復甦的軟肋,房地產市場依然沒有多大起色,仍在低位小幅波動。

兩黨減赤方案意見不一

今年8月,美國兩黨圍繞提高債務上限問題達成一項削減聯邦政府赤字妥協方案,該方案分兩部分執行:第一部分要求在十年內削減赤字9170億美元,同時將公共債務上限提高9000億美元,該項內容已經啟動;第二部分是在國會成立一個“超級委員會”,由12名兩黨議員組成,負責在11月23日前就第二部分債務上限以及削減1.2萬億美元以上赤字的具體內容提出建議。如果“超級委員會”未能達成妥協方案,美國將在2013年啟動自動削減赤字機制,即在十年內對等削減國防等安全開支和國內其他項目開支共約1.2萬億美元。

然而時至今日,減赤方案大限已至,但“超級委員會”的成員觀點仍存在嚴重分歧,未能達成一致。兩黨在減赤問題上的主要矛盾就在於民主黨不希望在社會福利計劃上削減過多開支,希望給年收入超過百萬美元的美國富人增稅,以緩解聯邦政府財政壓力;而共和黨則不愿在增稅問題上讓步,尤其是仍繼續堅持不惜代價保護占人口2%的富人利益。雖然該委員會的每個成員都不愿放棄努力,但由於該委員會民主黨成員之間的立場尚未統一,且兩黨未能抓住契機深化共識,導致目前的僵局。而評級機構正在重新評估美國的3A評級。穆迪日前稱,超級委員會的審議結果,對於任何潛在的美國3A評級改變,將起到“信息性”而非“決定性”的作用。標普則指出,如果美國債務增速超過預期模型,美國兩年之內可能再次遭遇降級。

就業法案直接阻礙減赤

近三年來,美國財政為應對金融危機而急劇惡化。2009年和2010年財政赤字分別達到1.4萬億和1.3萬億美元,占GDP比重分別為10%和8.9%。而根據國會預算辦公室的估計,2011年聯邦政府的結構性赤字將占到GDP的6%,而在1970年至2008年,其平均水平僅為2.4%。同時,美國的財政赤字結構意味著削減支出的難度較大。最重要的是,9月8日,美國總統奧巴馬面對國會參眾兩院議員發表講話,呼吁國會批準一項《美國就業法案》,總計涉及4470億美元,以減少稅收等方式刺激就業。其中包括工資稅稅率減半至3.1%,意味著聯邦政府減稅大約1750億美元;政府向實體經濟注入大約650億美元,惠及雇主,幫助他們雇傭更多員工;政府打算投入50億美元,以減稅方式降低企業運營成本,以鼓勵投資建設新廠房、購置新設備;聯邦政府同時打算投入350億美元,防止教師、警察和消防隊員失業;投入300億美元使學校和社區學院更加現代化;投入500億美元,使高速公路、鐵路、機場更加現代化,從而為數以十萬計建筑工人提供就業崗位;投入490億美元將一個旨在為長期失業者提供救濟金的項目延長一年;還打算用100億美元向擬議中的“基礎設施銀行”注資,以設立一個由政府牽頭、私人投資的專項基金,主要為道路、橋梁等公共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或貸款。另外,奧巴馬政府為鼓勵企業主雇傭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退伍軍人,還專設一項“回報英雄”稅收抵免政策。上述就業法案的執行,恰好等於減收增支,對美國削減赤字直接起到了阻礙作用。

經濟復甦是美減赤之本

首先,減赤之前應先增赤。如果奧巴馬提出的就業法案能夠付諸實施,盡管短期內會增加赤字,進而對美國減赤會直接起到阻礙作用,但從戰略上看,不失為一項有利於減赤的根本之策,因為只有經濟復甦乃至步入正常的增長軌道,減赤才會具有重要的經濟基礎。所以,該項就業法案盡管在國會過會時阻力重重,但也應努力爭取并最終付諸實施。

其次,盡快推出刺激房地產消費的政策。建議美國政府能夠通過推出一系列財政金融促進政策,刺激房地產市場消費活躍化,以增加美國經濟復甦的強度和力度。同時,加強金融監管,避免再走次貸危機的老路。

再次,盡快推出吸引國際資本回流美國的政策。因為只有資本回流到美國市場,特別是進入到美國的實體經濟當中,才能夠幫助美國解決高失業率問題。

另外,積極推動出口增長。美國需要專注於對全球特別是對新興經濟體的產品和服務的出口,以此促進經濟增長并提升就業率。當前,就美中貿易而言,只有放寬對華高技術產品出口限制,才能取得實質進展。并且,依靠其科技、資源、市場機制等有利條件推進美國經濟結構調整,促進長期經濟增長;發展清潔能源等新興產業,其經濟社會長期效益將明顯大於短期效益。那麼,隨著經濟擴張的不斷持續,“奧肯法則”將會產生作用,美國的失業率自然就會下降。

 

amy525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