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席麟:警惕人民幣升值預期引經濟走向畸形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1-09-23 00:47:21  


人民幣升值預期的炒作,背後包藏美國對華經濟戰略策略禍心,值得高度警惕。
  中評社香港9月23日電(特約評論員 熊席麟)人民幣升值問題長久以來困擾著中國,乃至世界。但通過長期的觀察,可以發現,該議題更多流於炒作,意在製造人民幣升值預期,背後包藏美國對華經濟戰略策略禍心,值得高度警惕。

  人民幣升值對美國經濟而言,並非有利。其一,美國對外貿易絕非象中國主要依靠價格優勢取勝,人民幣升值對其外貿出口總體影響不大;其二,中國已成為美國主要進口對象國,人民幣升值意味著美國將增加消費成本,對其國民經濟弊遠大於利;其三,人民幣升值意味著美元相對貶值,這雖然有利於沖銷對華美債,但維持美元世界貨幣地位,更多的是需要美元保持堅挺,特別是在面臨債務危機的當下,更不容美元大幅貶值。事實上,正是中國大量實物產品向美輸出,支撐起美元的含金量,設若人民幣相對美元大幅升值,美元對中國產品的購買力相對下降,其總體購買力即將面臨質疑,在一對多的國際經濟博弈中,很可能面臨信用崩潰。因此,人民幣果真大幅升值對美國而言無疑將是一場噩夢。

  但是,人民幣微幅升值,特別是不升值,而有升值預期,則是美國可以忍受及樂於看到的。其一,可以在大體均衡的情況下,對美國貿易赤字有所抑制;其二,可以沖銷部分債務利息,但同時又可借助中國經濟維持美債的信用;其三,則是牽引中國經濟,貫徹其對華戰略。

  正是由於人民幣存在升值預期,所以引致國際熱錢大規模流入中國,而在中國生產型實體經濟相對萎縮的情況下,房地產等泡沫經濟將在大量資金推動下不斷膨脹,從而走向經濟發展畸形。當前,中國一線城市房價不斷攀升,遠遠高於居民實際購買力,已達到驚人地步。國務院為抑制房價,不斷出台嚴厲措施,但成效不彰。可以說,中國的一隻腳已經踏入了危險的境地。

  至於,金融風暴是否會來臨,還需看國際大環境的發展演變。當前,美歐經濟均處於多事之秋,尚需中國經濟維持穩定,國際熱錢一時也不會抽走,中國經濟泡沫還可能繼續變大。但如果美歐經濟一旦向好,尤其是,如果人民幣成為國際化貨幣,那麼泡沫被戳破的時日即已不遠。

  當前,中國抑制國內泡抹經濟已經刻不容緩,絕不能為GDP成長亮眼,而走向經濟畸形。同時,人民幣資本帳戶開放應當慎之又慎,對熱錢流動也要切實加強監管。否則可能重蹈日本經濟覆轍。
IMF:港人民幣業務由升值預期主導 需加強監管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財匯資訊) 2011-09-27 13:58:10

9月27日上午消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今日表示,香港離岸人民幣業務快速增長,但目前主要由升值預期主導。IMF同時稱,目前全球金融市場波動,香港作為開放市場難免受到負面影響,再加上人民幣國際化帶來的挑戰,監管機構需加強風險管理。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駐香港分處代表SeanCraig今日出席香港銀行學會銀行家峰會時表示,人民幣國際化發展迅速,香港的離岸人民幣業務在過去一年得到快速增長。但他指出,由於目前人民幣資本帳項并未完全開放,在海外進行人民幣業務的地方不多,因此人民幣產品的需求在香港才取得較大的升幅。

他表示,香港人民幣業務現在的增長主要是由人民幣升值的預期所帶動的,根據市場經驗,利用升值預期不能長遠地支持市場發展,因此建議金融機構及監管機構應該利用現在的市場情況,大力建設與人民幣業務相關的金融基建設施,以防止升值預期消失后,產品的需求會大幅減少,及出現重大的重新定價。

Sean Craig建議金融和監管機構在未來依靠利用信貸風險評估的定價機制進行定價,同時要確保市場維持高度的透明度,以防出現升值預期消失所帶來的相關問題。針對近日港股市場大幅下跌,他則稱,目前全球金融市場,尤其是歐美市場正面臨金融危機,香港作為開放市場難免會受到負面影響,再加上人民幣國際化所帶來的挑戰和機遇,建議市場人士及監管機構要謹慎處理未來可能出現的風險。

金管局副總裁彭醒棠也表示,香港人民幣業務的發展獲得中央政策的支持,未來將會在三個方面繼續加強,包括貿易結算、融資中心及資產管理。目前有80%的內地貿易是通過香港進行結算的,此外還在香港推出了離岸人民幣債券及首只人民幣股票,相信未來在融資方面能繼續穩定發展。而資產管理方面,則有賴於QFII(合資格境外機構投資者)等政策的輔助。

彭醒棠稱,香港金管局在過去一年先后到俄羅斯及英國為人民幣業務進行海外路演,未來預計會去西班牙訪問,而明年則會到拉美地區進行推廣。他表示,這只是人民幣海外發展的第一步,下一步則有賴於銀行及業界繼續做好現有平臺,發展多元化的人民幣產品,以及鼓勵海外金融機構和企業參與離岸人民幣市場。

 

人民幣升速遇阻

2011年09月27日 07:46   來源:國際金融報   ■ 付碧蓮
 
9月26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3735,在前一交易日基礎上大幅上揚105個基點,再度創下匯改以來的新高。然而,昨日人民幣兌美元詢價系統尾盤之手收報6.4006,較上一交易日下跌117個基點。近期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更是持續下跌之勢。

  避險情緒推高美元

  9月26日歐洲匯市盤中,美元指數出現下跌,不過跌至78.40附近出現窄幅盤整,同時歐元兌美元出現小幅上漲。儘管如此,市場分析人士普遍認為,美元上漲之路尚未結束,未來一段時間內美元指數有可能上揚至80.00附近。

  一位銀行內分析人士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指出:“德國9月IFO商業景氣指數高於此前市場預期,在一定程度上支撐了週一歐洲匯市歐元兌美元的小幅上揚。不過,其上漲動力不足,小幅上漲之勢很快會被逆轉。”瑞穗實業銀行高級副總裁Dai Sato昨日表示,若歐元區主權債務狀況繼續惡化,歐元兌美元本週很可能跌至1.3200。

  “歐債危機和全球經濟頻繁放出利空消息,使得全球資本出現‘無處安放’的無奈,美元資產仍是當今世界最安全的資產。因此,在避險情緒的不斷涌動下,大量資產回流美國。”上述分析人士進而指出,“這一趨勢仍將維持一段時間,因為當前市場對於經濟進一步下滑的預期仍在不斷升溫。”

  這樣的避險情緒也在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上演。上週五,香港市場交易的人民幣較境內人民幣匯率低2.5%,為一年以來最大價差幅度。而且,截至9月23日,1年期人民幣兌美元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價格從8月末的6.277下跌至6.4125,貶值幅度已經超過2%。

  升值型態更趨複雜

  “全球經濟的負面發展態勢,凸顯了美元作為避險貨幣的功能和地位。”上海財經大學現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當前經濟情勢下,人民幣兌美元單邊上漲的趨勢將被弱化,階段性下滑仍將不時出現。”

  歐美經濟的頹勢正在逐漸影響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投資者對於新興市場的悲觀情緒進一步加劇,外界普遍預計明年中國經濟增速將進一步縮小增幅,甚至對於中國經濟硬著陸的擔憂也再度膨脹。”上述分析人士表示。奚君羊則認為:“歐美經濟的萎靡對中國等新興市場國家出口的影響很可能在未來幾個月逐步顯現,而由於多數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對出口高度依賴,因此投資者有可能進一步看空中國等新興市場國家的經濟。”

  而投資者的此種情緒已體現在所持資本的流向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本月公佈的最新一期《全球金融穩定報告》中指出,由於全球風險的衝擊,最近已有大量資本從新興市場股票和債券基金中流出的跡象。儘管中國的8月外匯佔款出現大幅反彈的態勢,也呈現資本大量涌入境內的壓力。但是,多數專家認為,8月外匯佔款衝高很可能僅是“曇花一現”。“一方面,未來幾個月中國的貿易順差在出口情勢日漸嚴峻的情況下很可能縮小;另一方面,避險情緒導致全球投機資金倒流回美國。”上述分析人士指出。

  其實,自2010年6月央行重啟匯改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已累計上漲6.91%,今年以來的升值幅度也已經達到3.21%。“此前,市場普遍預期人民幣兌美元年內升值幅度將達到5%-6%,但是從目前來看,人民幣兌美元的升值幅度不會超過5%。”奚君羊表示,“整體而言,人民幣兌美元的升值型態會更加複雜。”

 
郭樹清﹕人民幣已滿足完全可兌換條件
華爾街日報  2011年 9月 27日 08:55

第一財經日報》週二援引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onstruction Bank Co., 0939.HK, 簡稱﹕建設銀行)董事長郭樹清的話報導﹐人民幣實現完全可兌換的條件已經滿足。郭樹清的一番講話使得中國國內圍繞人民幣自由化進程的討論進一步升溫。

曾擔任中國央行副行長的郭樹清接受該報採訪時稱﹐人民幣國際化的關鍵是擴大人民幣的使用範圍﹐一旦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將可提高跨境交易的透明度。

郭樹清是有望接替周小川擔任中國央行行長的熱門人選之一。預計周小川兩年後將卸任。

中國央行顧問李稻葵週日表示﹐隨著中國政府推進人民幣匯率改革﹐人民幣將在五年內實現基本可兌換。

李稻葵在出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年度會議的間隙在某論壇發表演講時表示﹐中國將在未來五年內力爭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提高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程度﹐並逐步開放資本帳戶。

不過﹐郭樹清和李稻葵的觀點未必代表中國政府在人民幣問題上的官方思路。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近日表示﹐實現人民幣完全可自由兌換沒有時間表。

人民幣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實現經常項目下可兌換。儘管近年來中國政府已採取一系列措施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但中國的資本項目仍受到嚴格管制﹐經濟學家們預計﹐實現人民幣完全可兌換至少還需要五年時間。

郭樹清表示﹐美元其實還是很強﹐大家都認為美國濫發美元已經到了隨時會垮台的地步﹐其實並非如此。

他表示﹐人民幣完全有可能很快就成為國際貨幣﹐但取代美元那是另一回事。

郭樹清表示﹐由中國出面化解歐洲債務危機的可能性不大﹐也不現實。但他補充稱﹐如果通過國際機構﹐例如IMF和世界銀行﹐進行救助或支持還是很可能的。

針對外界對中國銀行系統潛在風險的擔憂﹐郭樹清表示﹐儘管面向地方政府的部分貸款可能會有一些問題﹐但風險仍是可控的﹔比如說﹐國內絕大部分的基礎設施長期來看也比較安全。
 

amy525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