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準會主席伯南克在聯準年會上什麼救市政策都沒有推出,雖然眾人殷殷期盼QE3,但是陶冬在博客中指出,貿然推出只是為孱弱的經濟再火上加油,認為聯準會受迫於政治與通膨壓力,調整資產組合中債券的年期,加大風險權重的可能性大過實施QE3。

以下是陶冬博客文章全文。

伯南克在Jackson Hole的城頭,焚香操琴,笑容可掬。左有一童子,手捧寶劍,右有一童子,手執麈尾。有二十餘百姓,低頭灑掃,傍若無人。空頭將領大驚,“阿伯平生謹慎,空城必有詐”,急令退兵。

伯南克在聯儲年會上唱了一出空城計,既沒有QE3,也沒有其它新的政策舉措,連去年羅列出各種選擇的做法,今年也懶得再提,只是延長了下次聯儲開會的時間。神奇的是,美股止跌反彈,國債市場竟走出一輪牛市。

其實,伯南克的可用之招已經相當有限。聯儲利率已降至0~0.25%,利息已減無可減;美元匯率已徘徊在歷史低位,匯率政策也到強弩之末;量化寬鬆政策曾經對市場和經濟有一些刺激效果,可是未等退出,經濟已打回原形了。再推QE3,在聯儲內部遭遇到空前的抗拒,國會與媒體的批評聲也不絕於耳。

八月非農業就業數據,出現了今年未曾有過的零增長,印證了經濟復甦極其緩慢,衰退風險明顯升高。就業乃復甦之母,1400萬失業人口得不到妥善處置,消費信心勢必弱化,投資亦難展開,房地產市場自然舉步維艱,經濟陷入惡性循環。

筆者認為,在各個負面因素中,結構性失業和銀行“去中介化”,乃是問題的核心,也使貨幣政策失去了傳導機制。聯儲現在的貨幣政策,好比試圖用繩子來推動眼前的物體,成效可想而知。政策失效之下,經濟受制於戰後最緩慢、最曲折的複蘇,便不難理解。

量化寬鬆政策,的確對資產價格有刺激作用,但是對實體經濟(尤其是就業市場)則幫助不大。如果QE2無法增加就業,QE3也做不到,只是徒然增加流動性,為通貨膨脹火上加油。

財政政策來自白宮,美國的赤字財政因大選還會加碼,但是這樣做只會為聯儲添上更大的煩惱。戰後歷史表明,高負債期間幾乎無一例外地出現物價上漲,令貨幣政策的路越走越窄,直至央行被迫大幅提高利率,收緊銀根。

非農數據之後​​,QE3出爐的呼聲有所增強。不過筆者相信聯儲仍受制於通貨膨脹與政治上的反對聲音。9月20日至21日例會之後,調整資產組合中債券的年期,加大風險權重的可能性大過實施QE3。

空城計,乃諸葛孔明之傳奇,歷史之經典。但是歷史進程並未因此而逆轉,蜀國照樣亡國了。美國經濟的弱勢,不會因為QE3或空城計而出現本質性的拐點。不過,以目前的消費、生產數據來看,弱復甦的態勢依然維持,兩次探底也非大概率的可能性。

amy525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